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逍遥救世录 > 十八,朝会

十八,朝会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长孙不语。
  宰相王佑安言道:长孙大人言之有理,只是据我所知,军神大人殉国之时,幼孙于战乱中失踪,尚自不明生死。我认为,军神大人之孙袭爵确是常理,不若陛下下旨,先找到此子,再令其袭爵,已告慰军神。
  赵璋见事已至此,宰相又给下台阶,连忙言道:宰相言之有理。确该如此。言承泽!
  言承泽忙跪倒大乎:臣在。
  朕命你三月之内,倾尽全力,寻找军神幼孙!若有所阻,可先斩后奏!
  言承泽暗呼倒霉,言道:臣接旨
  不过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皇帝赵璋脸色一变,厉声道:如若三月之内,朕不见你的回复,你这枢密使,也就别当了。朕便摘了你的顶戴,给我滚出汴京。
  事已至此,言枢密死猪不怕开水烫,朗声道:臣万死不敢有负陛下所托!
  宰相王佑安却又出班奏道:陛下,军神之孙袭爵之事甚大,不但干系南疆安危,也影响到我故宋万千百姓,臣保举一人,愿为枢密使副手,协助找寻军神后人。
  赵璋心中一喜,问道:不知爱卿保举何人?
  王佑安言道:兵部职方司司座,韩无邪韩大人。
  赵璋未加思索,立即言道:准奏!
  韩无邪!
  听到这个名字,大殿之上似有阴气笼绕,气温都仿佛莫名冷了几度
  故宋军方,本朝使设职方司,职方司名义上隶属兵部,实乃直接受命于赵璋。主掌职司甚多,从细作,特务,直至刑讯,侦查莫不染指,往往一经插手,专权直断。兵部、刑部皆有抱怨,却也敢怒不敢言。甚至中书省下,参知政事,也往往让之三分。
  而职方司司座韩无邪,更是本朝第一酷吏,另小儿止啼之人物。据说早年间辽国监察司司座,当年赫赫有名的大特务头子肖言,也被韩无邪用计所擒,韩无邪足足用了半年,才将萧炎心中种种机密审明,又用了足足一年半的时间,才杀掉萧炎。将萧炎明正典刑之日,法场之上,萧炎全身再无皮肤,肌肉片片翻剥而出。双眼皆被抠出,只留两个渗人的血洞。天灵盖上更有六七个圆洞,可见脑髓。当日刑场之上,萧炎口中哼哼有声,却不能言,嘴唇早已被阵线缝上,甚至还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!围观斩首的百姓,本已恨极了辽国监察司,见此情景,竟异口同声,求刽子手立刻行刑,给萧炎一个痛快!
  如此残暴的手段,令人发指,据说惹恼了一个不世高人,萧炎只得躲入职方司再不敢出头。只是此人虽残暴,却有惊天动地的能为,近年又立功无算,才又重获启用。
  听到韩无邪三字,文武百官更不愿多说一字,以免枪打出头鸟,被这个魔鬼知晓,妄自多做许多噩梦。
  突见玉璧之上,一老者从椅上站起,向赵璋行礼道:陛下,我亦保举一人,愿协助枢密使言大人,职方司韩大人,共同寻找军神之后!
  干起来了!
  大部分朝臣如此想到,国师魏无涯,军神王朗,本就都是故宋擎天的玉柱,如今王朗身死殉国,身为国师的魏无涯,自要替这个多年老友做些什么。
  赵璋心中不喜,然则国师魏无涯地位超然,自己也不能面露愠色,只得道:国师保奏,必能建功。只是不知何人能当此重任?
  魏无涯轻抚白须,缓缓说道:我保举的,正是那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,齐勒铭!
  宰相王佑安脸上一沉,御史大夫长孙敬德抚髯而笑。
  一个巨浪接着一个巨浪,朝中重臣早已震惊的有些麻木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  若提起齐勒铭的名字,世间百姓可能都会觉得陌生。
  但若提起齐三郎,恐怕世间无人不晓,尤其金国的武将,更是咬牙切齿,却又恨不得躲他越远越好。
  齐勒铭家一脉单传,他本是独子。之所以被称作齐三郎,只因在故宋军镇之中,有个广为流传的五人称号,他位列第三。
  这五个人,老四桑尔侠于宋金拒马河一役中壮烈殉国,老五薛离也于同一战役中失踪,至今杳无音信,恐怕早已不在世间。
  老大叫火莫勒,老二名为陈庆之!是为双杀神!
  世间又有谁记得,杀神原有五人!
  齐勒铭在拒马河畔,击杀金将七名,无一不是百战百胜的悍将强敌。后国师魏无涯至前线阻挠,火杀身居然要杀国师于掌下。其时,军神身后众人中,散发最大杀气的,实乃齐家勒铭!继而峰回路转,宋军大胜后退兵,军神敕守南疆,齐勒铭心灰意懒,辗转流落至拱圣军,任了个小小的枪棒教头,再不出头。而多年之中,经他训练的军士早已大都升迁,流散至各大军镇。即便军中五虎,大名鼎鼎的军镇大将军,见到他也是叫声老弟而已。
  皇帝赵璋脸色阴晴不定,仍是在大殿之上允了国师所求。
  说罢便拂袖而去,再不回头。身后老太监低头躬身,亦步亦趋。
  朝散!
  当日下午。
  八拾万禁军校场。
  一名身材颀长的中年军官,看着校场中呼喝比试的军士,紧皱双眉,威严无匹。
  韩无邪?
  好煞气的名字!
  中年军官淡淡说道:
  一只恶犬而已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